歼10首飞20周年:致敬那些为战鹰而奋斗的人儿

  • 时间:
  • 浏览:36
  • 来源:有什么卧底电影推荐_狩猎电影大全_水瑟影电影网--卷米电影资讯网
有多少人知道歼10研制成功的过程中,每一个部件都费了心思,每个零件配合部位都经过反复协调、核对?处理歼10试制生产问题错综复杂,花样百出,突发性强,时间紧迫,但是那些参加研制工作的人员依旧坚持,依旧相信只要齐心协力,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本文采集期间发生的几个小故事带你去看他们是怎么克服困难的?以此来致敬那些为了歼10的研制而努力奋斗的人儿!秀出玲珑S形“真是门缝里瞧人!我就不信这个邪,一定要争上这口气!”航空工业成飞高级工程师戴美云激动地说。到底是什么让平时温和的她下了如此大的决心呢?这事还得从上世纪90年代进行的S型蒙皮攻坚说起。S型蒙皮成形技术是歼10飞机研制过程中的一个关键。这种蒙皮在制造过程中需要反向拉伸,对材料状态、化铣的要求在我国航空工业史上都是首次出现,存在着较大的技术难度,偏偏大家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考虑到诸多因素,航空工业成飞试图与外方合作研制,但对方却认为凭当时成飞的设备和技术根本不可能生产出S型蒙皮,言语之中还有些嘲弄之意。合作没谈成,还被小看了,这真是深深剌激了戴美云等人。于是,参试团队立即决定和北航联手,成立课题组,共同攻坚。摆在他们面前的第一块硬骨头是反向加压设备的研制。经过反复研究,课题组最终决定在现有蒙皮拉伸机工作台上附加一个可以转动的上压装置,这样,反向拉伸终于得以实现了。试制当天,工作台被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家都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着试制工作的开始。工作人员将试制蒙皮抬上工作台,夹在钳口中。伴着机床的轰隆隆声,拉形模平稳地工作着,蒙皮渐渐弯曲。“继续拉形至5%!”脊背再度弯曲。第一次成形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关键的反向拉伸了,300吨重的上压装置缓缓落下……真的能成功吗?在场人员的心揪得紧紧的。只见蒙皮拱起的脊背被重物一压,瞬间变了形,秀出了玲珑的S形。整个试制过程历时并不久,但现场的人心情都几经起伏。他们知道,这场胜利来之不易,是意志和力量的角逐,是“非赢不可”的信念。最后,经过一系列的后续加工工序,试生产的8块蒙皮无一例外,张张合格!事实证明,中国航空人能行。(于倩)“酒吧”与“夜总会”歼10飞机中机身段的战斗打响了。因为铆钉敷胶后成为黑乎乎一片,人进入狭窄的机身后几乎看不见铆钉,这给参试人员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他们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来完成相应的工作。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拿出了平时练就的过硬功夫,以玩命的态度大干着。 当时条件那可是异常艰苦啦。职工们一天要在机身中爬上爬下十几次,这还不算,进入机身后,窄窄的通道只容得下一人趴着,而且通常一趴就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完成相应任务。时间久了,职工个个都腰酸背痛,甚至还有职工因为过度疲劳,在回家的路上昏倒在楼道上。可是,即使如此,没有一个职工打过退堂鼓,他们都明白这场战斗的重要意义,都不想因为自身的原因,而影响项目的进度……白天,大家一起奋战在生产一线,东奔西跑,解决各类技术问题,没有丝毫的放松;深夜,当完成各自工作后,各条战线上的骨干才有时间聚在一起,开“碰头会”,将白天遇到的各种问题汇集起来,集中讨论,并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以便为后续工作铺好路。“碰头会”上,大家常常热烈讨论,忘记了时间,转眼便到凌晨,可是,第二天依然会精神抖擞,准时出现在工作岗位,开始忙碌的一天。最终,歼10飞机中机身段任务圆满完成。说起那时,大家都诙谐地说:“那时我们天天‘泡酒吧’(久趴,久趴),天天进‘夜总会’(每天深夜总要开碰头会)。”(于倩)歼10飞机EPU是一个全新的系统,在国内同行业尚属首次使用。它的作用是当飞机出现电源系统、液压系统或发动机停车故障时,EPU 系统将向飞机提供应急液压源和应急电源,使飞机在出现上述故障时依然具备一定的操作能力。但是,EPU使用的燃料为剧毒品,存储要求极高,除了要使其保证飞机正常运行外,还要严防外泄,这对全体参试人员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考验。试验前一天的深夜,所有参加试验的单位和工作人员都紧绷着一根弦,丝毫不敢放松,他们守在试验厂房,对首次 EPU开车试验的准备情况进行最后检查,以确保第二天的试验圆满成功。试验当天,歼10 飞机被推入试验厂房,机务人员紧张有序地进行试验前最后的准备工作。当一切准备就绪,EPU 试验正式开始。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 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试验都顺利进行着,一切记录参数正常……此时天已渐渐黑下,试验厂房内依然灯火通明,试飞站空旷的场地上寒风凛冽,可参加试验的工作人员丝毫没有感觉到这刺骨的寒风。尽管在两个多月前,他们已经在航空工业成飞副总工程师许德的带领下,就开始各项准备。他们的目光紧紧跟随着穿着厚厚防护服的3名操作人员,手心里捏着汗,因为关键的第三阶段试验即将开始……只见这3名操作人员头戴防毒面具,小心翼翼地将有着剧毒的肼燃料瓶从隔离库房运出,并小心翼翼地安装到飞机上。紧接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呼啸着,划破宁静,响彻夜空。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所有参试人员紧张地等待着,他们从没有感到时间过得如此之慢。终于,当模拟“发动机停车”故障时,EPU涡轮动力装置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肼燃料又一次投入工作,直到关电门、飞机下电……胜利的声音传来,几个月废寝忘食的辛劳没有白费,EPU 应急动力系统试验顺利完成。所有工作人员喜极而泣,这期间被深深埋藏于心底的焦虑与辛劳,终于得到了回报,歼10飞机又向首飞迈出了坚实的一大步。(于倩)一气呵成完成抬前轮试验根据歼10飞机的新特点,在高速滑行中必须进行抬前轮试验, 以考核飞机气动力是否符合设计要求,能否实施首飞。按空军原参谋长的话说:“抬前轮高速滑行,在某种程度上说,比首飞的风险更大!”由于试飞机场的跑道较短,高速滑行抬前轮,油门收放掌握得稍有不当或者操纵杆拉、压杆动作提前或者迟滞,轻则导致飞机在不具备和未经批准离地;重则飞机冲出跑道造成重大事故,后果不堪设想;但如果不做,取不到滑行抬头时的气动参数,无法进行试验数据对比,将影响首飞的实施。因此,这一重大的滑行项目是必须要做的,而这一重担就落在了试飞员雷强的身上。试飞前,雷强放松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并做好一切准备工作,以便随时应对各种突发状况。这时,伴随着一声令下,试验开始了……在这条不算太长的跑道上进行高速滑行,并且要成功地抬起前轮,其难度可想而知。在这个过程中,容不得丝毫的犹豫,当然操纵失误是更加不允许的,而雷强硬是凭着他高超的飞行技术和胆大心细的作风,在高速滑行时,他看准时机,果断出击,精准完美地收放油门、操纵拉杆,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这时,在起飞线和跑道两侧焦急等待的工作人员,看见正在跑道上高速滑行的飞机瞬间便抬起了前轮,高仰着头,风驰电掣地向北滑去,随后,战机又轻盈地放下了前起落架……就这样,如此重大的试验项目,在雷强看似轻松的几个简单动作中完美地完成了,这让大家对他的飞行技术和心理素质都赞不绝口。(于倩)两万余次风洞试验上世纪80年代的某年寒冬腊月,歼10飞机第一期高速风洞试验在四川安县大山沟里拉开帷幕,而低速风洞试验则同时在千里之外的冰城哈尔滨展开。歼10飞机的鸭式布局战斗机方案,其气动布局设计不仅仅需要理论计算,还需要精密的风洞模型和严密的风洞试验来进行测量、验证。早在上世纪70年代歼9飞机研制时期,航空工业成都所就在安县进行风洞试验,由时任副所长的谢光、总体室主任宋文骢带队,实行三班倒,边试验、边画曲线、边分析,为歼10飞机的气动布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歼10飞机风洞试验开始之后的一年之中,成都所的同志转战在模型生产、风洞试验、数据处理、绘制曲线、结果分析、布局改进等繁重的工作中,高效率地进行了三期高速、三期低速风洞试验和一期流谱观测试验。为了改善机翼流场,李玉璞和张继高等同志编制了机翼复合弯扭计算和设计程序,并解决了复合弯扭机翼表面加工的工程化问题。这个机翼,可以说是今日歼10飞机机翼的雏形。歼10飞机总共进行了两万多次风洞试验,分析处理了上百万个气动力数据。记不清多少次钻进、爬出风洞,记不清多少次为飞机模型更换导弹、炸弹,多少次转动控制舵面,多少次抚摩模型外形的一起一伏,多少次面对着试验曲线苦思冥想,多少次设计图纸到深夜……这一切都是为歼10打造一副强壮有力的翅膀,让祖国的蓝天拥有一架骁勇善战的雄鹰!(杨柳)歼10飞控控制律设计初期,用“雾里看花,眼前模糊、心中茫然”来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老张,找找你当年搞预研时的笔记。”“对,老李,翻翻你这些年积累的技术资料。”就这样,李益瑞、张子彦等老同志带领着年轻人,用有限的信息结合自己的技术经验,经过反复辩论、审慎论证,终于拿出了多种方案并从中敲定了一个初步方案。设计、仿真计算和试验如同布满荆棘的阵地,让人无从下手。事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杨朝旭、王海峰、李建平、王成良、申伯阁等同志像战场上的战士拼尽全力推动工作向前发展,加班加点是正常的,按时上下班倒是不正常的。每一次攻关都是一场技术战役,而每一场战役,同志们都顽强地拼了下来。几年时间,歼10飞控系统控制律一共进行了40多轮飞行品质模拟器试验,每轮试验大约持续10到30天,参试的飞行员前后多达数十位,有效试验时间累计上千飞行小时,完成了全套构型控制律的验证、完善。试验中飞行员把操纵飞机的体验感觉、品质评价直接传达给设计人员,设计人员根据操纵效果不断优化设计、反复迭代。飞行品质模拟器成为验证设计结果必经的途径、飞行员参与设计和设计人员有效沟通的桥梁。歼10飞机首席飞行员雷强在首飞成功后深情地拥抱着当时的室主任杨伟说:“感谢你们搞出这么好的飞机,空中飞行感受和品模、铁鸟非常相像,几乎感觉不到差别,让我飞行的时候特别有自信心!”(杨柳、张永红)